研磨、拋光、產品、技術、解決方案

生堯部落格



金明輝研磨有限公司

創立於1977年,擅長外圓精密研磨,研磨加工種類材質繁多,

時常挑戰一些難研磨的大型滾輪。在外圓研磨領域有非常豐富的經驗。

此次,砥礪琢磨就拜訪了金明輝的廖國閔老闆(下稱廖),藉此來了解外圓研磨這個領域。






     外圓研磨的困難點  


砥:請問廖老闆接觸外圓研磨這項工藝有多久了呢?

廖:很久了。就跟著爸爸,從小就開始摸了!小時候把這個當打工在做,漸漸耳濡目染,就做到現在了。



砥:外圓研磨這項工藝,終端客戶比較多是哪類型的客戶呢?

廖:造紙廠、油壓的機具廠、鍛造廠、印刷廠等等...很多!我們遇到的客戶範圍其實很廣。



砥:我們有發現,貴司也有在經營社群網站的粉絲團,與同業相比,

更新得很頻繁而且內容很豐富。請問您是如何經營這區塊的呢?


廖:其實就是想將自己的一些經驗分享出來。而且成立粉絲團後,

會遇到形形色色的客戶,有些雖然不是我們可以接單的範疇,但確實得到蠻多人詢問,蠻有趣的。




砥:所以我們在粉絲團上有看到,您主要接手的多為大型滾輪的工件,

當初為何是想朝向大工件的方向去經營呢?


廖:因為如果不夠大,價格就無法提升上來,會比較沒有競爭力!

但我們也不是最大的,我們自己的定位大概是中間偏大的區塊。而且也一直追求更精密、精細化的方向去走。




砥:要研磨大工件與研磨小工件是很不一樣的,也都有各自困難的地方,您覺得研磨大工件最大的困難在哪呢?

廖:業界有句話說「大項個呷眉角,小項個呷巧手」(譯:大的靠技巧、小的靠手巧。)

小工件在磨的時候,砂輪的變化還不會這麼明顯,相對比較好掌握砂輪的狀態,但是它的精度要求就會很高。

可是當你在磨大工件的時候,砂輪可能沒辦法全部跑完就磨耗掉了;

甚至遇到像SKD11那種硬料,預留量又不多的時候,真的就要花很多功夫。


 





    外圓產業現況與趨勢  

砥:聽說最近的景氣有似乎有比前幾年好?在你們這產業有感受到嗎?(訪問時間為2018年初)

廖:如果和前幾年比確實有比較好,但景氣這方面其實很難說。

現在就有點像是到了用餐時間,客人會一窩蜂地湧進來,但過了這段時間後,就又鳥獸散了。

就我觀察,從08年後,這樣的現象已經成為了一個常態。

在08年以前,一整年可能都還是需要加班的,尤其是過年前,整個做到手軟!

最大的差異在於08年以前,客戶都還會備有庫存,尚可以做預估性生產;

但08年之後很明顯的就開始漸漸不備庫存了,加工時程縮短,常常都是急單。

以至於現在淡、旺季變得很不規律。


 
________________

但景氣這方面其實很難說。

現在就有點像是到了用餐時間,

客人會一窩蜂地湧進來,

但過了這段時間後,就又鳥獸散了。
________________




砥:這個現象似乎也產生了研磨人員缺乏的問題?

廖:沒錯,研磨人員真的越來越難找了。尤其是研磨這個領域不是人來馬上就可以上手的!

什麼材質配什麼砂輪、要多少線速度、轉多快、跑多快,都需要經驗慢慢去累積的。

所以現在我廠中很多都必須要請外籍的師傅來做。要台灣人來做流動性高、很容易巡練完後跳槽;

或者是一看到工廠的環境、工作內容單調枯燥,就不做了。研磨人員真的很難請。


 

砥:但是我們也曾看過設備很新的冷氣廠房,也都有人員缺乏的問題,您覺得可能是甚麼原因呢?

廖:我覺得可能是因為現代的人一班很少接觸這類工藝,就直接將其歸類在「黑手」。

因為不了解,所以就下意識地拒絕了。

但其實研磨拋光這段製程,已經是整個加工產業的末端了,不像前製程那麼粗重。

如果將這些技術學會甚至應用的更精密,其實工作機會是很多的。

但現實狀況是請不到人手,所以那些數控的機臺就開始慢慢發展起來了。




砥:所以貴廠也開始在使用數控的機台了嗎?自動化的趨勢對於貴廠有什麼樣的影響?

廖:因為現在自動化真的是趨勢,所以我們現在也有在使用CNC的機台。

只是現階段的編碼還是很困難,例如那種很長的工件,中間如果出現象震刀的變化,就沒辦法馬上改正。

所以最後還是會切回半自動的方式。人工還是要介入才行。

研磨這件事還是有太多目前無法完全數據化的變因,要完全自動化還需要一段時間。



 
________________

研磨這件事還是有太多

目前無法完全數據化的變因,

要完全自動化還需要一段時間。
________________

以上感謝廖老闆接受seya的訪談。

本文為砥礪琢磨原創,轉載引用需註明出處。